但对村里的安排,军民奋战一天力保6000亩鱼塘 挽救村民损失

  但对村里的安排,军民奋战一天力保6000亩鱼塘 挽救村民损失
  泄洪后,中间湖的6000余亩鱼塘、藕塘将被淹没,从昨日清晨到晚上,几个村的精壮劳力几乎全部上阵,带队的政委李昊介绍:“接到指令,我们立刻组织官兵自愿报名。
  

斧头湖湖汊白泥湖的水位比一坝之隔的中间湖高了近3米,一旦溃堤将淹没中间湖6000亩养殖区
  部队官兵在堤坝上紧急装运填埋沙袋抢险
  

连日大雨,武汉江夏斧头湖的湖汊白泥湖的水位大幅提高,直接影响到一坝之隔的中间湖。为了保住中间湖6000亩的养殖湖面,挽救村民损失,昨天,数百军民奋战一天,暂时保住了大堤。
  

两个湖都位于江夏区山坡街河垴社区,附近有东方红村、向阳一村、向阳二村、先锋村、邓家洲村等5个村。村民所经营的鱼塘、藕塘都在中间湖里,水位比堤坝另一边的白泥湖低了近3米。
  

山坡街相关负责人介绍,两个湖中间的堤坝北大堤修建于1976年,当时标准并不算高。如今,随着水位提升,堤防岌岌可危,一旦溃堤,将直接淹没中间湖6000亩养殖区,村民直接损失将高达3000余万元。
  

记者在现场看到,在大堤上,危险地段近50米,管涌有五六处。山坡街主要负责人带领上百村民在堤坝的最薄弱处打桩加固,不少妇女和老人也自发前来修护堤坝。同时,江夏区防汛指挥部还紧急请调100名空军山坡机场的官兵前来增援。
  

随着水位进一步提升,本来江夏区防汛指挥部已计划于昨日上午10时30分破堤泄洪,但考虑到村民的利益,最终决定暂缓执行。
  

昨日,100名部队官兵与数百村民在堤坝奋战了一天。截至昨晚10时记者发稿时,仍然在大堤坚守。
  

从昨日开始,住在湖边的养殖户近40人全部撤离。这些村民或投亲靠友,或回到在街道或社区的家中。
  

相关负责人说,如果继续下雨,堤坝实在支撑不住,只得将中间湖的大堤破堤泄洪。泄洪后,中间湖的6000余亩鱼塘、藕塘将被淹没。
  

破堤可缓解周围水系压力,但村民经济利益会受损
  

是选择破堤泄洪,还是坚守?昨日,江夏区防汛办在缓解斧头湖周围水系压力和村民经济利益这道选择题前,选择了后者。长江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该区仍在尽最大努力,坚持到最后一刻,争取中间湖北大堤不破堤。
  

破堤:其他水系“暂缓一口气”
  

江夏区水务局局长雷寿文介绍,昨日上午斧头湖水位已达米,超设防水位2米,距保证水位仅米,压力极大。
  

据悉,斧头湖水域面积36万亩,与西凉湖、鲁湖等连通,水域影响范围包括武汉市江夏区、咸宁市咸安区、嘉鱼县等地。
  

雷寿文表示,目前斧头湖水位压力太大,如湖水再上涨,不仅会影响到相关区域安全,还会使周边民垸农作物面临更大危险。一旦溃口,淹没的范围可能更广。
  

如果破堤泄洪,与斧头湖一坝之隔的中间湖可分担近6000亩的泄洪面积,泄洪后不仅可直接降低斧头湖水位,还可为相连各湖及长江减轻压力。
  

江夏区山坡街街道办3米,且水位持续上涨,如不主动泄洪,湖水会自然淹过堤坝灌到中间湖内,这不仅会淹没湖内农作物,还会对中间湖大堤造成极大破坏,且其淹没态势难以控制。在水位持续上涨的情况下,如主动泄洪,则可依照预案,提前对村民进行安全转移,保证群众生命安全,并对泄洪点、泄洪时间进行控制,尽量减少损失。
  

尽管都知道破堤的好处,但对山坡街全街道的干部来说,他们心里最希望的结果是:最好不破。
  

“堤坝一旦破了,中间湖及附近的湖汊会变成一片汪洋。村民数千万元的资产就全部打了水漂。作为山坡的一员,我实在不愿意看到他们失去财产。”一位干部说。
  

从2日开始,山坡街派出最精干的干部队伍,日夜驻扎在大堤上,24小时巡视水情。眼看着斧头湖的水位越来越高,破堤的话题渐渐提上了日程。
  

7月4日晚,江夏区防汛指挥部负责人赶到山坡街,特地召集河垴社区下辖7个村的村党支部书记紧急开会,听取他们的意见:破还是不破?
  

向阳二村的村支书高国民说:“说实话,我们都看到了水情,也清楚破堤的利弊。但这个话题对每个人都是很沉重的。”
  

最后,7位村支书的答案一致:“服从大局。如果要破堤,我们保证做好每一户村民的思想工作,保证安全转移所有的人。如果不破,我们要人给人、要力出力,全村出动保卫大堤。”
  

话虽这样说,但村支书们仍然不放心。4日晚,大家在大堤前准备了一个通宵,动员人员转移、组织沙土麻袋。
  

首先是疏散人员。据初步统计,在中间湖中搭建临时棚户的养殖户有十余家,近40人。村干部们一家一家敲门,动员他们离开。大伙也都看到了眼前的形势,纷纷表示支持离开。养殖户刘博才说:“他们要我们离开,我们虽然心是疼的,但这是为我们好,肯定要配合。”
  

接下来,就是全员上堤保安全。从昨日清晨到晚上,几个村的精壮劳力几乎全部上阵。装沙袋、打竹桩、堵管涌。大家不分你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保住大堤。
  

13时左右,正在忙碌的村民欢呼起来,一大队身着迷彩服的军人排队跑了过来。“子弟兵来了,这下好了。”有妇女叫出声来,有个大婶甚至流下眼泪。
  

过来增援的是空军山坡机场的官兵。带队的政委李昊介绍:“接到指令,我们立刻组织官兵自愿报名。第一批100人已经到位,剩下的两批官兵在基地待命。”
  
但对村里的安排,军民奋战一天力保6000亩鱼塘 挽救村民损失
  

“相信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泄洪”
  

昨日下午,记者在中间湖大堤上碰到藕塘种植户李顶霞和孙小霞,两人一直在湖边徘徊。
  

“早上村里已经帮我们把一些重要物品转移出来了,我们还想回去拿点日常用品,要是泄洪了这些都得再花钱买。”她们说。
  

李顶霞和孙小霞都是安徽人,一直在武汉务农。去年5月,她们和另外几个老乡一起在中间湖承包了近1200亩池塘种藕。
  

孙小霞告诉记者,去年承包池塘她投资了近30万元,因汛期水大,亏损近20万元。今年她又投资了20万元,现在莲藕还没出,如果泄洪,投入将全部损失。
  

一旁的李顶霞愣愣地看着湖水,她指着中间湖较远的位置说:“你看,那就是我们种的藕塘,现在已经淹了不少,但还能保点,如果要泄洪,就全没了。”说这话时,她眼睛仍然看着藕塘。
  

连续两年的亏损,让李顶霞家里面临较大经济压力。今年更让她心焦的是,父母和弟弟在新洲也承包了200亩池塘种藕,这几天也在抢险。此外,因持续暴雨,安徽老家受灾也严重,家里亲戚都上堤防守,这也让她十分担心。
  

虽然面临着较大损失,但对村里的安排,两人仍表示理解,“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相信不到万不得已政府也不愿泄洪”。
  

东方红村村民高德荣今年56岁,记者见到她时,她正望着湖面一脸焦急。高德荣告诉记者,她家在中间湖承包了4000亩鱼塘,养龙虾、螃蟹、莲藕,投入资金近700万元。
  

自2日暴雨以来,高德荣每天都要上堤转几次看水情,“完全没有退的迹象,水位一天比一天高。”她边叹气边摇头。
  

虽然泄洪面临着全部投资“打水漂”,但高德荣说:“我能理解,村里和街道的干部几天几夜都没睡过觉,我都看在眼里,他们都在帮大家想办法,但这雨要持续下也没办法,就算不吃不喝他们也没辙。”
  

现在高德荣已经转移到附近亲戚家住了,她希望这场暴雨能赶快过去。
  

昨日凌晨3时,向阳二村村民陈冲就在村支书高国民的催促和帮助下,打着手电在自家鱼塘撒网打鱼。
  

陈冲是村里的养鱼大户,在中间湖承包了20亩鱼塘养黄颡鱼。一家人忙了几个小时,捞上来三车鱼,共1万多斤。
  

昨日中午,陈冲已经成功把这三车鱼送到白沙洲市常他算了一笔账:“本来8月份卖,可以卖到14块钱一斤。现在只能卖12块钱,损失不校不过,要是真破了堤,我的损失更大。”
  

随着水位进一步提升,本来江夏区防汛指挥部已计划于昨日上午10时30分破堤泄洪,但考虑到村民的利益,最终决定暂缓执行,但这个话题对每个人都是很沉重的,”,

一旁的李顶霞愣愣地看着湖水,她指着中间湖较远的位置说:“你看,那就是我们种的藕塘,现在已经淹了不少,但还能保点,如果要泄洪,就全没了。

Leave a Comment